探讨繁简转换中的“一繁对多简”问题

作者 mfl1335 来源 北大中文论坛 发布时间 2012-05-29

概要
繁简之间的转译是否无误,能否正确作“一对一”的对应,除考察”一简对多繁”的字组外,还要探讨“一繁对多简”的问题。
本文初稿曾于2007年8月间在北大中文论坛发表,初稿只列出“一繁多简”的字组16个。近日在第90期香港<语文建设通讯>上,看到陈明然及胡百华先生两篇论文(见文末参考资料),均谈到 ”一繁多简”的字组数量问题。陈文分析了10个字组:讎/仇雠、兒/儿兒、乾/干乾、合/合閤、夥/伙夥、藉/借藉、剋/克剋、瞭/了瞭、麼/么麽、蘋/苹蘋。胡文则提出12字組:兒/儿兒、乾/干乾、夥/伙夥、藉/借藉、剋/克剋、瞭/了瞭、麼/么麽、蘋/苹蘋、餘/余馀、摺/折摺、徵/征徵、著/着著。现在综合自己及他们的意见,补充字组数量至27组。本修正稿除提出解决“一繁多简”的解决拟案之外,亦讨论在现行情况下繁简转译的正误问题。

1.0 本文背景说明
有关两岸规范字繁简体的对照与比较,笔者曾作过分析。探讨的资料范围是大陆7000通用字以及台湾5401常用字。因有114台湾的常用字,不在大陆规范字之内,又有262是“一简对多繁”的繁体字,因此笔者研究本主题的样本是7376字(即7000+114+262)。
笔者认为两岸通用字的终极目标是一个字形统合的规范(书同文),近程目标则是“一对一”的繁简对译。因此“一繁对多简”或“一简对多繁”的问题,必须尽早解决。解决的方式是把这些“多简”或“多繁”的字组,分为二类:确认为异体的把它删除;不是异体的补充至大陆规范或台湾标准字之内。“一简多繁”272字组,笔者已有另文说明(参见<从自动转译的实践中考量”非对称”字的解决拟案>),现在要讨论的是”一繁对多简”的问题。

2.0 “一繁多简”字表
下表A栏为台湾规范的繁体(括弧内为自动翻译后的简体),B栏为相应的大陆简体(2字),C栏为由B栏简体自动翻译后的繁体。请注意转译后不同字形的二个简化字,变成同字形的繁体字,这正可证明这些就是“一繁对多简”的字。
请阅下表,简译繁时二个简化字(B栏)只对应一个繁体字(C栏),而繁译简时也只对应一个简化字(A栏)。因此在现有情况下,下述21字组的对译,无论是繁转简或简转繁,都没有问题,它们都是“一对一”的对应。

么、麼
  读音 繁,简A 简B 繁(C ,译后) 拟案(详下表及3.0节)
1 ban3 阪(阪) 阪、坂 阪、阪 简译繁时均作阪; 简体取阪舍坂
2 chu4 怵(怵) 怵、憷 怵、怵 简译繁时均作怵; 简体取怵舍憷
3 gao3 槁(槁) 槁、藁 槁、槁 简译繁时均作槁; 简体取槁舍藁
4 gun3 滾(滚) 滚、磙 滾、滾 简译繁时均作滾; 简体取滚舍磙
5 he 呵(呵) 呵、嗬 呵、呵 简译繁时均作呵; 简体取呵舍嗬
6 hu2 糊(糊) 糊、煳 糊、糊 煳,与糊义不同,台湾规范增煳
7 huo3 夥(伙) 伙、夥 夥、夥 伙/夥宜分列,详3.0第7节
8 jiang4 強(强) 强、犟 強、強 台湾规范增犟; 強一字3音,分工为佳
9 ke4 剋(克) 克、剋 克、克 剋为克的异体,剋取消;详3.0第9项
10 liu4 溜(溜) 溜、熘 溜、溜 取溜舍熘
11 long3 壟(垄) 垄、垅 壟、壟 取垄舍垅
12 Me/mo2 麼、麼 繁体么yao改同简体幺,详3.0第12节
13 meng3 猛(猛) 猛、勐 猛、猛 取猛舍勐
14 pi 劈(劈) 劈、噼 劈、劈 取劈舍噼
15 ping 蘋(苹) 苹、蘋 蘋、蘋 苹/蘋分工,详3.0第15节
16 tui4 退(退) 退、煺 退、退 台湾规范增煺
17 yuan2 原(原) 原、塬 原、原 取原舍塬
18 Mian3 靦(腼) [面见]腼 靦、靦 取 [面见],捨腼,详3.0第18项
19 nian3 鯰(鲶) 鲶、鲇 鯰、鯰 取鯰舍鲇
20 yu2 餘(余) 余、馀 餘、餘 使余/餘各自对应,详3.0第20项
21 zhu4/zhuo2 著(着) 着、著 著、著 台湾规范增着,著/着音义分开

3.0 “一繁对多简”的分析及建议

兹就上表内所列的“一繁对多简”各字组,加以评析。

1. ban3 阪
阪坂--- 阪,坡者曰阪(说文),指斜坡;阪,或从土(集韵)。坂,亦解作斜坡。
建议:大陆通用规范字取消”坂”,坂为阪异体。

2. chu4 怵
怵憷---怵,恐也(说文)。憷,是方言词,害怕,畏缩。
建议:二字同音同义,“憷”可取消,不作为通用规范字。

3. gao3 槁
槁藁--- 槁,木枯也(说文),指枯木。藁与槁同,木枯也(字汇);藁现作河北省县名。
建议:大陆规范取消“藁”,单用”槁”,指枯木兼作地名。

4. gun3 滾
滚磙--- 滾,大水流貌(集韵)。磙,石磙是一种碾轧工具,说文无此字。
建议:大陆规范取消磙字。又衮,从衣公声,故简体偏旁“衮”较繁体“袞”符合字理。

5. he 呵
呵嗬--- 呵,责也,与诃同(玉篇),一般作叹词用。嗬,叹词,象声字,嗬是近代字。
建议:呵义可包含嗬,嗬宜取消,不作为大陆规范的通用字。

6. hu2 糊
糊煳--- 糊,本义是稠粥(见集韵),现作粘合(剂)解。煳,烧得过火焦黑。
建议:二字意义有所不同,台湾规范宜增“煳”字。

7. huo3 夥
夥伙---伙,伙伴亦可作夥伴;夥又有多义,简化字总表注明:作多解的夥不简化。
建议:最好 伙/夥 分开使用,伙伴用伙,多之义用夥;简、繁体同此; 伙/夥各自对应。

8. jiang4 强
强犟---犟,犟是现代口语用字,指固执、执拗。强音jiang4时,亦有倔强义,但强音qiang2有强壮义;音qiang3时,有勉强义。1字3音,而字义不同。
建议:台湾规范增“犟”字。亦即把读音为jiang4的“强”的义项,转移给犟,使强、 犟分工, 以减轻多音字(强)的负担。

9. ke4 剋
克剋---克,克有1)能2)战胜3)减削4)严格限定等义项,剋含有前述的3) 4)义。
建议:剋为克的包孕异体,繁简体均宜取消“剋”。

10. liu4溜
溜熘---溜,1) 谓水垂下也(一切经音义),2) 滑行,3) 一种烹调方法,作料中加淀粉急炒。熘,同3) 义,作料中加淀粉急炒。
建议:溜义可包含熘义,熘取消,不把它作为通用规范字。

11. long3壟
垄垅--- 壟,丘壟也(说文),高者曰丘壟(段玉裁)。垅,义同壟,但壟断不写作垅断。
建议:取消垅作为通用字,垅可视作垄(壟)的异形字。

12. mo2麼
么麼:简化字总表注:读yao的么应作幺;读mo2时麼不简化,如幺麼小丑。
建议:繁体么(yao)改作幺,与简体同形;么用作麼的简体。

13. meng3猛
猛勐--- 猛,猛的本义是“健犬也”(说文),引申作“凶猛”解。勐,与猛义同(龙龛手鉴)。
建议:通用规范字取消“勐”(虽然勐用作傣语音译字,意为地方;但既是音译,可改用他字)

14. pi劈
劈噼--- 劈,破也(说文)。噼,象声词,不单用。
建议:象声词噼,可用“劈”或音似的字取代,通用规范字可取消噼。

15. ping2 蘋
蘋苹---苹,萍也(说文),苹的本义可用萍表达,苹则用作苹(蘋ping)果。蘋pin指田字草;2字分列使用。
建议:繁体蘋果亦由苹果取代,留蘋pin作田字草解。简繁转译时,苹vs苹,蘋vs蘋。

16. tui4退
退煺---退,却也(说文),向后移动;减退。煺,已宰杀的家畜用滚水烫后去掉毛。
建议:退虽有“减除”义,但退、煺二字含义及应用场合有别,台湾规范增“煺”字。

17. yuan2原
原塬--- 原,水泉本也(广韵),原始;平原。塬,我国黄土高原地区的平坦高地。
建议:原的“平原”之义,可含盖塬,塬不作为规范的通用字。

18 mian3靦
 靦[面见] 腼--- 靦腆(害羞);繁体靦的简体或作[面见],或作腼,现行规范字作腼。
建议:采用简化字[面见],使与繁体“靦”对应,取消简化字腼。

19. nian3/鯰
鲶鲇--- 繁體鯰的简体或作鲶,或作鲇,现行规范字作鲶。
建议:维持现有简化字鲶,与繁体“鲇” 对应,取消简字鲇。

20 yu2 餘
餘余---- 简化字总表注:在余和馀意义混淆时仍用餘,这样规定反而令人困惑,不如恢复馀在繁体的原有地位及原义。
建议:馀/余的字义照繁体原义分开,即 餘vs馀,余vs余,繁简转译要依这个原则修改。

21. zhuo2 著
著着 ---繁体缺”着”,著兼zhu4/zhuo2二职
建议:台湾规范增“着”,使“著/着”分工,各自对应。

以上是笔者就“一繁对多简” 的字组,经分析后所得的拟案,以期达到繁简体“一对一”的转译关系。

以下各字并非真正的“一繁对多简” 的关系,因为二个简体字转译为不同的繁体字。它们之间的差异,大多只是词汇的应用问题。就简转繁言,二个简化字都有相当的繁体字对应,而繁转简时也是一对一的关系。

  读音 繁,简A 简B 繁(C ,译后) 拟案(详下表及3.0节)
1 Gan/ qian2 乾(干) 干、乾 幹、乾 大陆规范干、幹应分列, (注1)
2 jie4 藉(藉) 借、藉 借、藉 借口可作藉口, 用词问题, (注2)
3 liao3 瞭(瞭) 了、瞭 了、瞭 了解可作瞭解, 用词问题, (注3)
4 xian 杴(杴) 杴、锨 杴、鍁 取锨舍杴, (注4)
5 zhe2 摺(折) 折、摺 折、摺 折/摺各自对应, (注5)
6 zheng 徵(征) 征、徵 征、徵 在常用义上,徵己被征取代, (注6)

[注1]  乾/干乾:简体"干" 现译作"幹",建议改译作"干",干可表干燥、干涉等义。"幹"应另增于大陆规范内。乾qian2则繁简体同形同义。

[注2] 藉/借藉:这不是 "一繁对多简" 字组,是用词问题。 简化字总表注明:藉口、憑藉的
"藉" 可简化作"借"(其实是借用),慰藉、狼藉等的"藉"仍用"藉"。繁简体"借/藉"各自对应,如上表B、C栏。

[注3] 瞭/了瞭:这也不是 "一繁对多简" 字组,是用词问题。简化字总表注明:瞭读liao3时简作"了",了解等同瞭解。读liao4(瞭望)时不简。在繁体字语境也是如此。繁简体"了/ 瞭"二字可各自对应。

[注4] 台湾规范有杴无鍁,大陆规范有锨、杴;玉篇:杴,耕土具;鍁亦为掘土工具。建议两岸用鍁/锨对应(台湾规范增鍁),两岸规范字“杴”当作异体取消。

[注5] 简化字总表注:在"折" 和 "摺"意义可能混淆时,摺仍用摺。在"存摺"、"摺叠"的意义用"摺"较好,其实繁体也是如此。建议繁简体折/摺各自对应。繁体摺应改译作摺。折/摺的常用词如次:

折断、挫折、曲折、转折、折服、折合、折扣、一折(出)戏、摺(折)叠、存摺

[注6] 简化字总表注:"宫商角徵羽的徵读zhi3,不简化"。而在常用义上,徵己被征取代。像这类字繁简体如何对应?因为繁体"徵"的常用义己被"征"所取代。而简体"征"的原义己被扩展,如下图所示。

长征、征伐、征用、征收、征调、証验、象征
      ←----------繁体用-徵-------------→

“征”比“徵”结构简单,两岸交流使用的结果,徵的常用义,可能被征取代。繁体“徵”现在均被转译作“征”;徵zhi3只留作五音之一解。

本文讨论的是“一繁对多简”的字组,坊间有些对应的繁简字组,实际上不是这类字,例如:瀋、沈vs渖、沈;畫、劃vs画、划;它们是 ”一对一”的字组,因为此例所举的瀋、沈、畫、劃,都是台湾的规范字。又如简化字总表·第三表注:雠,用于校雠、雠定、仇雠等;表示仇恨、仇敌义时用仇。繁体字雠/仇的词义没有什么两样,它们也是一对一的关系。再如兒/儿:大陆通用字中有“儿”没有“兒”;台湾标准中“儿”是次常用字。读ni2的 “兒”为姓氏,罕用。故在现代通用字范围内,“儿/兒”可认为一对一的简繁关系。

4.0 总结:(27字组)

1. 建议当作异体处理而取消的13:坂、憷、藁、磙、嗬、剋、熘、垅、勐、噼、腼、鲇、塬

2. 建议台湾规范要增加的5:煳、犟、煺、着、锨(取消锨),"着"优先增加。

3. 现行繁简字可并存,而各自对应的字组 4:伙/夥、么/麼、蘋/苹、余/餘

4. 非真正的"一繁多简",而是用词问题的 5:干/乾、借/藉、了/瞭、折/摺、征/徵

5. 现译字应更正的:繁体"餘" 原译作"余",应更正作"馀"。简体"干"现译作"幹",宜改译作"干",大陆规范应增"幹"字。繁体"著"现转译作"着",著名->着名,虽因智能设计而免错译,但终非善策。繁体须增"着",使"著/着"各自对译。

参考资料:
1. 胡百华:<一繁对多简”究竟有几组?>
2. 陈明然:<一个繁体字对应多个简繁字字组数细探>

QQXIUZI.CN 千千秀字